科技

3C裁员潮背后巨头的大公司病iyiou.com

2019-03-11 15:19: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C裁员潮背后:巨头的“大公司病”

索尼、夏普、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电子时代,这些曾经风风火火的3C厂商,在全球经济的低潮中,纷纷祭出裁员的杀手锏。

跨国巨头的裁员行动,中国不再是豁免的特区。裁员,这个百度检索量超过3千万的词汇,势必更常态地驻守中国劳动者的身边。其背后,既来自中国劳动力低成本时代的逐渐消逝,也因为中国经济更深入地融于国际与之同冷暖。

于是,打条幅,抗议,维稳这些中国式的裁员现象开始出现。

中国成熟经济体的成长之路,需要理性面对经济周期中还会更多的裁员季。而在与裁员相关的抗议和辩白的喧嚣中,其背后的行业起伏,企业衰败的故事,尤可镜鉴。

作别吉娃娃

在预料到裁员即将到来后,已在索爱工作5年的何健主动把自己给裁员了,找机会跳槽到了三星。

何健用吉娃娃来形容自己的老东家,那是爱惜,娇小和吃得少的意思。

作为曾在索尼爱立信工作5年的老员工,何健很怀念曾经的时光,但是今年初,何健还是主动把自己给裁员了。2月,索尼宣布,收购爱立信在索爱的50%股份完成。何健预料,不久要裁员,于是自己找机会跳槽到了三星。

2001年,索爱衔玉而生。

当年,索尼和爱立信在功能上遭遇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步步紧逼,不甘束手,两家遂决定合并移动业务,成立索爱。

毕竟是两大电子工业巨头,强强联手,业界一时寄予厚望。

2003年,亏损三年后索爱开始实现盈利。此后凭借拍照、音乐确立自己的时尚、娱乐品牌。

2007年,索爱开始大举扩张。何健在这一年进入索爱销售部门。

索爱研发部门当时就有千人招聘计划,有些部门为了招聘而招聘,只要会写几行代码就可以进去,何健说。

2007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的征兆开始出现。消费疲软。索爱开始亏损。

索爱由索尼和爱立信各50%持股。何健说,两个母公司都不控股,两家轮流坐庄,造成管理层盲目短视。

何健说,2005到2007年,索爱赚钱时,两家母公司截走了很多现金流。开始亏损后,都不愿意投钱进去,把公司当个吉娃娃来养。

雪上加霜的是,当年智能迅速流行。索爱的音乐和拍照落伍。而智能研发上,从自有平台到塞班,再到Windows Mobile,选安卓,不断的迟疑,摇摆。

在何健看来,索爱的兴衰和终结是这轮3C裁员潮中一个典型企业样本:自负,迟缓,

加上宏观经济形势带来的一击。

全球3C裁员潮

统计显示,这是2009年7月经济衰退以来严重的一次裁员潮。主要3C企业今年上半年宣布的裁员计划总共已有51529人。

何健的预料是准确的。

8月,瑞典传来消息,索尼购回索爱后的首轮裁员大刀砍向了索爱旧兵。

位于瑞典南部的一处约有3000名员工的原索爱制造厂,将裁员数百至1000人。

索尼准备将硬件设计和开发业务迁往日本,将软件开发留在瑞典。

此前的4月,索尼新任CEO平井一夫上台后即宣布削减1万个岗位,这占其全球员工数的6%。成为索尼3年来规模的一次裁员。

日本另一个电子巨头夏普也在不久前宣布,截至2013年3月底的财年内,在全集团内裁员5000人。

不仅在日本,席卷全球的3C裁员潮还在美国和欧洲上演。

被谷歌收购后雪藏一年多的摩托罗拉移动8月开始了规模4000人的全球大裁员。

在美国,全球计算机巨头惠普3月份决定今年裁员27000人。

在欧洲,诺基亚宣布在2013年底之前裁员1万人。

欧洲的电信设备制造巨头,诺基亚西门子(以下简称诺西)也宣布,在2013年底前在全球裁减约17000名员工。目前诺西中国区已经在今年3月、8月进行了两轮裁员,分别裁掉了350人和320人。

获取的一份美国职业咨询公司Challenger Gray Christmas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包括计算机、电子、通信在内的主要3C企业,2012年上半年宣布的裁员计划总共已有51529人,而去年同期是14308人,今年比去年多260%。而去年全年裁员是37308人。该公司统计显示,这是2009年7月经济衰退以来严重的一次裁员潮。

该公司分析称,今后几个月,会看到更多的裁员。虽然消费者和商家花了更多的钱在技术(产品)上,但钱都进了少数几家公司的口袋。迅速变化的潮流趋势和消费者洗牌式的口味变化正在把那些跟不上的公司一并解雇。

裁员背后

在大裁员的背后,既有行业变迁原因,也有公司自身改革的需要。

8月27日晚,方军的飞机晚点,晚上九点多才落地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在从机场去酒店的路上,方军接受的采访,对不起,我只有这点时间,晚上十一点要去参加客户的一个会。

方军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这么繁忙了。他是另一家庞大而臃肿的3C巨头诺基亚西门子公司的前研发经理。

在8月诺西中国的320人裁员行动中,方军名列其中。一周后,他换了行,找了一份经常要出差的新工作。作为有十多年从业经验的研发经理,方军没有抱怨自己被裁。

哪有吃一辈子的公司?公司从财务角度和扁平化管理的角度,都有裁员需求。我理性接受。方军说。

诺西是全球五大电信设备商之一。由诺基亚和西门子各持50%股份于2006年6月成立,诺西成立之后几年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今年第二季度诺西运营亏损2.27亿欧元。

方军介绍,诺西裁员既有行业变迁原因,也有公司自身改革的需要。

从行业变迁情况分析,方军说,诺西过去产品线大而全。过去靠赚钱的业务养着不赚钱的业务。但随着市场竞争加剧,亏损越来越大,养不起了。

目前,4G是下一步的市场机遇。方军说,诺西需要优化结构,精简产品线,集中力量抢占4G市场。所以必须裁掉这些不赚钱的业务。

从企业内部管理角度,方军介绍,多年来诺西内部机构逐渐冗余,造成管理成本很高,响应市场速度缓慢,大企业病造成诺西竞争力下降。

诺西的裁员另外一个目的是改造成扁平化管理。

他举例,比如一个100人的产品研发项目,分成10个研发团队,需要10个一线经理,然后还需要个分管研发、测试等横向工作的二线经理分管这10个一线经理。再上头,则是这个产品线中国区的负责人,然后才能到达中国区的老板,总部分管的副总

他介绍,诺西裁员重组后,压缩掉二线经理,实现扁平化管理,提高决策效率。

诺西的故事是这轮裁员潮的冰山一角。在产业研究人士梁振鹏看来,目前的裁员潮在消费电子领域有一定的普遍性。这些裁员的企业共性是在消费电子领域落伍。苹果和三星在这个领域发力后快速崛起,带走消费电子领域大部分利润。

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告诉,本次全球3C行业大裁员企业存在的共同原因:转型跟不上。

自负,谨慎,不放权

日本企业在华高管权力有限,常常需要向总部汇报。

陆刃波的观点正是日益滑落的电子巨头索尼的一局振兴之棋。

蹉跎10年之后,索尼下决心收回了索爱。

索爱回归母体,能否迅速融合络化消费产品线,包括智能、平板电脑、电视和个人电脑,甚至将内容整合进来,是索尼再创辉煌的关键。迟泽准,前索尼中国公司副总裁,1981年加入索尼总部,28年之后离开索尼开办了自己的咨询顾问公司。8月28日,迟泽准在美国对表述这个观点。

索尼中国区在给本报的官方回复中谨慎地表达乐观,我们日本总部近面临一些困难。但是中国业务一直表现良好。

答复中,他们称,将在一个索尼的新政策下,将公司的全部力量聚焦于三大支柱:移动、数码影像和游戏。

至于更具体的问题,他们说,需要请示日本总部才好回答。

另一家亏损严重的巨头夏普也是同样的回复。我认为根本是人的原因,日本南富士产业株式会社中国区总经理杉山拓8月29日对说。

日本这几家大公司自负,谨慎,不愿放权,本土化做得差,是经验就会更丰富一点他们失去了全球化市场的原因,这位日本的电子制造企业咨询专家说。

杉山拓说,以驻华为例,日本企业习惯派出懂财务的人来掌管中国区公司,而欧美韩国企业更习惯派出懂人事的人开拓外国市场。

他说,日本企业在华高管权力有限,经常是商业谈判完成后,欧美韩国企业的总经理可以基本给出肯定答复,但是日本企业通常会表示,要回那一晚我辗转反侧去商量一下,其实就是给总部汇报。

巨头的大公司病

过分强调统一管理,前方的主导权减少,削弱了研发人员的创造性。

这不是日本企业独有的问题。迟泽准说,各国的大公司都对公司整体的合法性管理越来越重视,但这是个双刃剑。过分强调统一管理,现场的主导权减少,肯定会削弱研发人员的创造性。

他举例说,索尼参照美国的管理模式,早在1997年就开始试图将负责监督的董事会和负责执行的领导班子分离开来。结果发现去年董事会成员15人中,只有2人是公司自己的高管,而其他的人都是外聘来的独立董事。

迟泽准多次参加索尼总部的董事会。他记得,索尼过去推出PlayStation等拳头产品时,在董事会现场的开发人员和经营者积极互动、迅速拍板的气氛,很怀念。

现在董事会成员都是一些四处兼职的经营管理专家,有几个能听懂开发现场的声音、承担产品创新所带来的风险呢?迟泽准说。

他认为,三星能够迅猛发展还是因为目前是创业者在掌管公司。

已经加入了三星的索爱旧人何健对索尼移动的市场前景表达谨慎看待。

2016年珠海人工智能C+轮企业
2018年汕头智慧物流战略投资企业
金融服务-金融服务头条新闻资讯
分享到: